无数欧洲人跑到火车站,举着牌、排着队收容乌克兰难民,政府更是出台本地人都享受不到的各种福利补助,一改以往对难民的嫌弃态度,恨不得把“落魄的白人乌克兰难民”供起来。

在那时的报道中,乌克兰难民确实也很被动,是需要帮助的,他们风餐露宿,漂泊不定,一些女性难民甚至还被人贩子和猥琐男盯上,自身安全都无法保障。

乌鸦在《玩弄乌克兰女性的老白男,提起裤子反倒要中国人反思?》一文中也曾详细讲了,猥琐老白男是如何打乌克兰女性难民主意的。

但仅三个月后的今天,在经历了长达一百天的朝夕相处后,后知后觉的欧洲人却逐渐发现,难民问题可不跟你分什么黑白,他们的“欧洲亲戚”同样带来令人头疼的难题。

现如今在很多欧洲人眼里,他们这哪是在帮扶什么难民,简直是请回来一群大爷。

几名乌克兰人开着两辆乌克兰牌照的豪华SUV,把车停在了维也纳一个top级的豪华酒店前。

两名维也纳当地的出租车司机见状,以为他们不清楚规则,好心提醒他们把车开走。

却没想到撞枪口上了,几名乌克兰人听完大怒,从豪车里跳出来破口大骂,对着两位出租车司机就吐口水,接着又是一顿拳打脚踢,直到把其中一名司机打得不省人 事昏倒在地,然后开着豪车扬长而去。

开豪车、住豪宅、不守规矩、随意打人,这么一通看下来,这哪里像是逃难的难民啊,分明就是嚣张跋扈的恶霸公子哥!

这直接点燃了当地人的愤怒,维也纳市议员多米尼克·内普更是怒发2条推文讽刺和怒斥这帮人:“乌克兰男子非但没有为祖国战斗,却在维也纳的豪华酒店外殴打出租车司机。滚出我们的国家!”“驱逐罪犯逃兵!”

这名怒发推特的议员内普,4月底就曾在Instagram上抨击维也纳市政府用市民停车费资助难民一举。

维也纳市民的停车费很贵,但市长却宣布,要把市民的停车费用来资助乌克兰难民。

内普发的一段视频,晒出了多辆停在维也纳街面上的挂着乌克兰牌照的豪华汽车,梅赛德斯奔驰、宾利、兰博基尼……各大豪车品牌,应有尽有。真不像是逃难的,反倒是像炫富来了……

我们知道,俄乌冲突后,为了保证国内兵力充足,乌克兰是禁止18到60岁的男性出境的。

但在开战之前,许多乌克兰富豪早已提前听到风声嗅到苗头,带着家人和巨量资产,坐上私人飞机跑路了。

俄乌冲突爆发,对无家可归的乌克兰平民百姓来说是逃难和生存,但对这帮有钱有闲的富豪来说,那就是换个地方挥霍和消遣。

开着豪车,住着豪华酒店,心情不爽了揍个人,玩儿腻了换个地方继续浪,这哪算得上什么无家可归寄人篱下,这完全是给欧洲的平头百姓们送上了资本主义铁拳。

还是在上个月,在俄乌冲突后最大的乌克兰难民接收国——波兰,在当地时间5月8日凌晨4点左右,几名说乌克兰语的男性深夜醉酒后,在波兰首都华沙街头当街调戏走夜路的波兰美女。

看到此情此景,当地一名行人见义勇为上前阻止,保护这些被骚扰的女孩,结果这几个醉汉瞬间恼羞成怒,对这个波兰男人进行暴力围殴,将其抱摔在地后,又拿出凶器怒捅数刀。

被刺伤后,这名可怜的波兰男人已经浑身是血,他艰难地爬进街上的一家商店求助。

工作人员上前查看时,发现他背部多处被刺伤,随后将他紧急送往医院,但不幸的是,这名勇士最终还是伤重不治身亡。

社交媒体上流传的现场录像显示,视频里虽然出现了乌克兰语,但是这些视频均被消音处理。有网民表示,他们分享的带音频的原版视频链接被封禁,甚至一些带有“乌克兰难民”等相关词汇的评论也被删除。

波兰当地人被殴打致死,有些人却还在费心费力地控评,更直接激起了波兰舆论的愤怒。许多波兰网民越发认定凶手就是乌克兰人,纷纷要求严惩嫌犯。

在这件事发生时,乌克兰男人痛打波兰女子的风波还尚未过去。之前三名乌克兰男子在餐厅吃饭时遇到了一位买饺子的波兰女子,因为波兰语中的猪肉馅饺子被称作Russky,和俄罗斯发音很相似,三名男子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直接把对方打成重伤。

再加上这次的事情,波兰人对乌克兰难民的怒气值已是一路飙升,该国各路大V更是闻风出动,对乌克兰难民是破口大骂。

波兰一名调查记者愤怒发推:“一群乌克兰人在华沙市中心折磨一名小男孩。这就是首都周末的现实:一次是一桶红油漆(一群亲乌克兰的者朝俄罗斯驻波兰大使脸上泼红色染料),一次是肋骨间的刀?如果(在病态的‘团结’中)我们保持沉默,我看不到希望。”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那一刻,这名波兰记者恐怕也产生了鲁迅的“破窗之论”。

一个叫洛娜的英国女人,因为乌克兰女难民的到来,遭到了相处8年男友的背叛,家庭因此支离破碎。

俄乌冲突后,洛娜的男朋友托尼,主动接纳了一名叫索菲亚的乌克兰女难民,这个乌克兰女难民长这样,不说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也算得上是我见犹怜了吧。

索菲亚一来,托尼先是不顾洛娜反对,把大女儿的房间腾出来给索菲亚住,让两个女儿挤在一起睡。

鸠占鹊巢后,索菲亚更进一步,和这家的男主人托尼变得越来越亲密,俩人一起去健身房,一起在车里聊天,甚至光明正大在家里调情……

眼看着索菲亚有反客为主的趋势,洛娜感到越来越焦虑,终于没忍住跟索菲亚发生了激烈争吵。

跟女主人吵完后,索菲亚就跑去跟托尼哭诉,称自己不能再和洛娜他们住在一起了,说着就要走。

这会儿索菲亚可是渣男托尼心尖尖儿上的人,义正言辞地告诉洛娜,如果索菲亚离开,他也绝对不会多留。

结局就是,托尼跟着索菲亚一起搬了出去,前前后后,只经历了短短不到10天的时间。

渣男托尼接受采访时说,他已经爱上了索菲亚,想和她共度余生,并开始为索菲亚申请永久签证。索菲亚也称,她一见到托尼就“迷上了”他……

短短十日,这位乌克兰难民可谓是“白手起家”和“翻身难民把歌唱”,爱情有了,面包也有了,可是从帮助过她的英国女人身边抢男人,她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因为偷了别人的东西还如此的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在广大的乌克兰难民群体中,还真不是孤例。

最近海外版抖音Tiktok上流传的一条视频中,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几个乌克兰难民在商场里偷东西被抓住了,但他们不但没有一丝羞愧,反而相当坦然地高喊:“我们来自乌克兰,我们是乌克兰人!”

听这话的潜台词是:乌克兰人在欧洲可以随便偷抢,可以胡作非为,而且你不能追究。

乌克兰人为欧洲人民抛头颅洒热血,为西方价值观战斗到现在,人家拿你们一点东西怎么了?那不应该的吗?甚至可以说,你们竟然还要乌克兰人自己动手去偷去抢?太不懂事儿了,早应该主动送上去了,欧洲人是不是得好好反思反思?

欧洲人目前显然还没有这样的觉悟,在欧洲人现如今朴素的认知里,挖墙脚、性骚扰、打人杀人、偷东西的乌克兰难民,已经开始霍霍他们了……

当然,这些案例,终归还是个别现象,几百万乌克兰难民涌入欧洲,有个别的摩擦冲突都属正常,不闹出一点幺蛾子那才是新闻。

乌克兰难民打砸偷抢和0元购的概率很低,但对于曾经上赶着收容乌克兰难民的成千上万个欧洲家庭来说,眼下最急需解决的问题,是难民带来的种种困扰,正使他们的耐心善心逐渐消耗殆尽。

大多数欧洲家庭曾经以为,对难民的收容不过短短数天或数周,现在看来,数月的收容可能都算短的,俄乌冲突不结束,难民们就得一直住下去。有可能结束了,难民们还会赖着不走。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也坦言,无论乌克兰局势如何发展,都可能有300万乌克兰难民长期留在欧盟境内。

有抱怨语言不通的,有抱怨难民反客为主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有抱怨生活习惯不同影响到正常生活的,有抱怨不讲卫生的,各种槽点,应有尽有。

俄乌战争开始后,波兰妇女玛尔塔接收了乌克兰难民奥尔加母子,像其他很多欧洲家庭一样,玛尔塔慷慨解囊为难民提供了一个房间,但在奥尔加母子入住玛尔塔家中的两周后,奥尔加的大女儿也来了。

接受难民一个月,玛尔塔终于受不了,她觉得自己反倒像一个住在自己家里的难民,被收容的人按照自己的节奏生活,而她不再有任何隐私,于是又把这家人撵了出去……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和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长期相处,高尚的助人激情和冰冷的现实之间,总是存在着巨大的落差。

再加上难民的涌入已经威胁到社会治安,抢占了当地人大量的生活空间,文化差异陆续导致社会冲突,这些都是事关欧洲人切实利益的问题。

欧洲多国政府和民众对一些“游手好闲”“白吃白住”的乌克兰难民的容忍度,也纷纷达到了极限。

在接收了最多的乌克兰难民的波兰,当地的住房、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不断被难民挤占。不堪其重的波兰政府最近表示,为了帮助难民“自力更生”,难民补贴将在今年夏天停止发放。

无独有偶,保加利亚最近将3.5万乌克兰难民赶出高级酒店,逼迫他们找工作,在相关视频中,难民们的大包小包的行李堆积满地,成群结队离开。

把乌克兰难民撵出高级度假酒店,其中一个原因是政府大幅削减了给为乌难民提供住宿的酒店的补贴,从原来的每人每天20欧元降至7.5欧元。

更重要的原因是,从6月开始,保加利亚将迎来一年中最重要的旅游旺季,因此必须将沿海度假酒店为旅客“腾空”,把难民转移走,是免得他们挡着自己的财路。

同样用收紧福利来限制乌克兰难民的还有捷克。根据该国政府最近拟修改的一项措施,医疗保险与就业状况将直接挂钩,每个乌克兰成年难民只能免费享受前180天的保险服务,并且住在政府避难所的难民会直接因这一新规失去财政援助。

此外,捷克总理日前宣布该国的难民紧急状态最后再延长一个月至6月底,届时政府将不再为难民提供住宿和食物等基本援助。

比起初遇时的“你侬我侬”,如今纷纷撂挑子的欧洲多国,是真不愿意“伺候”了。

欧洲各国对乌克兰难民的浓情蜜意,不足短短两三个月。然而对于一些难民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甚至在一些欧洲国家嫌弃他们之前,乌克兰难民就对收留他们的欧洲各国百般嫌弃了。

一些乌克兰难民历经千辛万苦,长途跋涉来到收留他们的国家,本来满怀期待开始新生活,结果却越来越失望,他们发现在这里的生活远不如西方媒体所描绘得那般美好,甚至不如在乌克兰老家的日子……

上个月,《莫斯科共青团员报》报道,一些来到德国的乌克兰难民对该国的生活条件和政府财政支持感到不满,抱怨当地政府机关官僚主义效率低下,生活中遇到的诸多限制也让他们感觉失去了自由。

一个乌克兰女子直呼难以忍受德国政府部门的效率低下:“在这儿,你要花很多时间等待各种许可证的批准,这种官僚主义占用了你非常多的时间。”

另据德媒Euractiv报道,乌克兰难民在德国生活工作的确有着非常繁冗的手续流程,比如他们要先向外管局申请“临时保护”身份,然后才能获得工作许可。

还有受访者则抱怨称,在德国他们失去了自由,欧洲国家对一切都有着严格的限制。他们去超市买东西,商品总额如果不超过10欧元(约合人民币70.864元),收银台都不允许使用银行卡支付。

除了生活上的诸多不便之外,街道上到处都是垃圾、社会福利待遇匮乏、商品价格过高……都让他们曾经对德国的滤镜碎了一地,提起在德国生活的这段时日,他们是满腹委屈和牢骚。

据《今日俄罗斯》援引《乌克兰新闻》报道,一些逃往欧洲国家的乌克兰难民如今肠子都悔青了,他们对当地公用事业收费高、服务质量差和政府部门官僚作风怨声载道,更有人吐槽无法理解商店提前关门甚至周末不营业的情况。

乌克兰难民大多为妇孺,一些女性难民对欧洲各国的美容服务更是有诸多不满。他们称美容项目物美价廉,但在这些欧洲国家,美容项目都是又贵服务质量又差。

一名叫奥尔加的逃到葡萄牙的乌克兰难民,对当地美甲师百般嫌弃,称这儿的美甲店都不对修剪指甲的工具进行消毒,甚至还在使用乌克兰早就淘汰了的仪器。

医疗方面也让乌克兰难民们头疼不已,他们吐槽称无论得了什么病,医生都只会开扑热息痛(解热镇痛药)的处方,“只要人还没死,你可能得等上几个星期甚至是一个月才能见到医生”。

经此一遭,不少乌克兰难民一致认为“乌克兰在许多方面都超过了一些欧洲国家”。

除此之外,很多乌克兰难民对欧洲各国的“待客之道”也有诸多不满。比如寄宿家庭条件一般,甚至对他们的态度也日渐恶劣和不耐烦……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不少家庭是为了拿到政府补助才申请的接收难民,拿钱办事而已,还要求人家真情实感属实是奢望。

因此在经历了种种之后,许多出国的乌克兰难民发现“还是家里好”,再加上欧洲各国日显怠慢,难民们纷纷开始掉头往回走了。

根据相关数据,自俄乌军事冲突2月24日爆发以来,已有超过数十万人掉头返回乌克兰。

从双向奔赴到互相嫌弃,乌克兰难民和接收他们的欧洲国家已经进入了“两看相厌”的状态。

一边是乌克兰难民处境艰难,一边是欧洲各国压力山大,一个想逃,一个想甩包袱,各有各的痛苦。

当然,后者更加痛苦的在于,以前接收非洲难民、难民,一旦问题闹大,他们还可以动员国内的民粹主义、种族主义者,以带有歧视与仇恨的种族理念对难民进行打压;可这次碰上的可是白皮肤的“欧洲兄弟”,都是“爷”,谁怕谁呀!

观察者网:波兰、保加利亚等欧洲多国收紧福利或取消优待,敦促乌克兰难民找工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