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图书馆发文透露,近日,由于该校读者违规使用《Westlaw Classic法律在线》数据库,该校接到数据库商的通报,学校IP受到该数据库商永久封禁,影响数据库的正常使用。

通报称,经网络中心和图书馆联合调查,确认为该校法学院2018级博士研究生所为。数据库商提供数据显示:该同学在2022年6月16日137分钟内下载842篇文献,6月17日137分钟内下载1736篇文献。

这相当于在4.5小时内下载了2578篇论文,平均1小时下载572篇论文。显示该博士生行为有悖常理。

根据中国社科大图书馆《电子资源的知识产权和使用管理规则》,对该同学的违规行为作出如下处理:一、责令该生向图书馆提交书面陈述和检讨,并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违规行为。二、对该生予以全校范围通报批评。

针对涉事同学的处分,该校图书馆综合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称以教育本人、警示他人为目的,不希望对他造成其他不利因素。目前,该通报在微信公众号已无法检索。

因一人违规使用,就阻断了该校其他学生的数据库使用权,苦了学生,难了图书馆。有网友发问,此举是否近于以“保护版权”之名,行“保护出版商”之实?

无独有偶,多个高校近日出现因个别读者违规使用数据库文献资源而被封锁IP的情况。

7月10日,中国矿业大学发布近期违规使用数据库文献的情况通报,涉及Taylor & Francis期刊数据库、SIAM期刊数据库、ASCE数据库及ACS数据库等。

7月4日,国防科技大学发布通告称,近期学校频繁出现个别人员违规过量下载《科学文库》数据库资源的情况,导致学校相关IP地址被封禁。一个地址的封禁将影响众多其他用户的正常使用。同时,此类情况也给学校声誉造成了不良影响。

中国社科大图书馆工作人员告诉 《中国科学报》,“高校图书馆都面临这个问题,只能让读者自己合理使用”。

一方面,高校图书馆大多制定了在线资源使用规则,新生入学教育、图书馆规章制度均有所涉及。在中国社科大图书馆微信公众号上,曾多次开展在线法律检索工具汤森路透Westlaw Classic主题讲座、应用培训等。

另一方面,高校数据库使用的相关规章制度中,几乎不存在“滥用”的量化指标。图书馆工作人员称,“上千种数据库的标准都不一样,没法用通用的标准规定所有数据库。”一般数据库商认为,如果超出正常阅读速度下载文献就视为滥用,而正常阅读一篇文献的速度至少需要几分钟。

因此,不少高校图书馆都规定,严禁使用软件工具或设置代理服务器批量检索、下载电子资源,不得以非正常阅读速度连续、集中、批量下载电子资源,不得整刊整卷下载电子期刊。

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购置费的离散程度较大,馆际差别明显。根据《2020年中国高校图书馆发展报告》,2020年高校图书馆文献资源购置费均值为529.5万元,排在前三位的高校图书馆分别为中山大学图书馆,10489.2万元;清华大学图书馆,6579.8万元;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6403.9 万元。

在年年上涨的数据库资源费面前,高校图书馆只能咬牙掏钱,不然,学生的屏幕就会显示“贵单位没有订购该产品”。

目前,中国社科大IP受到数据库商永久封禁,Westlaw Classic法律在线数据无法正常使用。

公开资料显示,Westlaw是汤森路透旗下的专家和核心法律研究工具和一站式法律信息检索平台。内容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欧盟、中国香港的成文法、判例法、国际条约, 1000余种法学期刊,1000余种法学专著、教材、词典和百科全书、法律格式文本范本和实务指南,新闻、公司和商业信息,覆盖几乎所有的法律学科。

一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在读研究生得知此事后,直言“太惨了”。她补充,对于法学专业学生来说,不管是案例检索还是找文献,Westlaw都是外文参考最有价值的网站。

北京市盈科(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专利代理师王伟麟告诉《中国科学报》,如果该校IP被永久封禁,会带来不少麻烦。“我读研究生的时候也经常从里面检索东西,比如国外判例、法案。如果没有这个数据库,可能写论文时会找不到宝贵的一手资料……”

至于数据库是否能恢复,图书馆综合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正在和数据库沟通,能否恢复、恢复访问时间及访问方式待定。

可参考的是,中国人民大学也曾因非正常下载Westlaw法律在线数据库文献,导致部分IP地址访问权限被封。2021年6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发布公告称,在IP未解封前,用户如需使用该数据库,需通过特别提供的访问地址进行访问。

至于中国社科大师生现在无法查阅Westlaw数据库的问题,前述图书馆工作人员称,目前只能先等一等。“就经验来讲,即使恢复了,可能也无法IP内访问,能不能像原来那么方便使用,就很难讲了。”

王伟麟表示,“我猜测这个永久封禁会只是暂时的,不太可能真永封,数据库供应商有可能以涨点费用的条件恢复开通。”

仅仅因一人违规使用,就阻断了该校其他学生的数据库使用权,有网友发问,此举是否近于以“保护版权”之名,行“保护出版商”之实?

针对此事,王伟麟认为,出版商对学术文献材料进行收集、加工,然后再提供给社会,有其独特的贡献。大学里面,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研究生,搞学术都离不开这种学术基础设施,也进一步佐证了出版商的贡献。所以,有贡献的出版商理应从成果使用者那里获得对等的报酬。

至于封禁IP合不合理?王伟麟认为主要看出版商和学校之间有无类似的约定。如果签的合同里明确写了,有权封禁IP,那么按照合同执行并无不妥。

江苏剑桥颐华(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黄东培对《中国科学报》表示,如根据合同约定“超量下载”属于违约行为,该行为也并非十分严重的违约行为,且校方也及时作了处理,避免了损失扩大,在此情况下数据库直接永久封禁IP,这种做法有待商榷。

他认为,从知识产权保护的角度来看,一方面“超量下载”可能导致具有版权的文献被盗版后传播,损害版权人及出版商利益,因此对该涉嫌滥用的行为加以管制是必要的;另一方面管制也有一个度的问题,过度管制反而会不利于知识的传播,数据库方更应通过技术升级的方式去遏制“超量下载”行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